您好,欢迎来上海医药网!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电影《守望者》里提到了这样一段故事:一个人去看医生。说他感到很压抑很痛苦,生命太严苛太残酷,觉得自己在危机四伏的世界里只感觉到孤身一人。医生说,处方很简单。今天晚上最伟大的小丑帕格里亚齐在城里有演出,去看看吧,应该会让你心情好起来。这个人突然痛哭失声。他说,可是医生……我就是帕格里亚齐。’”

抑郁症,这个潜伏在世间的隐形杀手,它以悄无声息的姿态吞噬每一位患者的生存意志。近年来,屡屡曝出一些因抑郁症而自杀的社会新闻,数量之多让人触目惊心。人们也逐渐地开始意识到,抑郁症不仅仅是单纯的情绪问题,而是疾病的一种。那么,如果患了抑郁症,是否如开头所述那般看一场幽默的演出,听一段精彩的相声就能治愈?让我们一起跟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方贻儒教授寻找答案。

精神世界的福尔摩斯

有专家这样说,“如果用历史的进程比喻,人类对抑郁症的了解大概还处在公元前的世纪”。抑郁症的发生,小到基因分子变化,大到家庭和社会环境,都对其有重要影响。精神疾病的诊断,主要依靠临床精神检查,而精神检查的过程,医生就像是福尔摩斯,通过与患者的交流,在其精神世界中寻找蛛丝马迹,然后利用专业知识分析、梳理、归纳、综合,得出诊断结论。

在我们等候采访的过程中,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方教授的门诊时间很长,因为精神疾病的诊断与别的科室不同,也许别的科室三言两语就可以相对清晰地陈述病情要点而获得正确的诊断,而精神疾病的一个门诊患者,需要医生与其经过较长时间的详细沟通,方可做出科学诊断。

方教授介绍,过去的很多年里人们对抑郁症并没有一个准确的认识,也许仅仅会觉得自己体态疲劳,亦或是“神经衰弱”。尤其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抑郁症容易传递给人一种消沉的感觉,患者及其家人都往往会对此故作回避。但是随着社会各方面的发展和进步,近年来,人们对抑郁症的关注和了解都逐渐地提升,这是一个让人欣喜的现象。当感到意志消沉、力不从心、缺少动力甚至更加严重的一些状况时,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走进精神卫生机构去接受专科医生的诊断和治疗。

 “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一切都是有温度的,地球表面的气温是-90℃——61℃,火山爆发时的温度是900℃——1200℃,世界海洋的水温是-2℃——30℃,植物生长的温度15℃——22℃,人体的正常体温36.2℃——37℃,但是,你知道心情的温度吗,如果心情的温度一样能被测量,如果精神疾病一样能被测知,也许我们的生活就会减少很多遗憾,想知道您心情的温度吗?”这段温暖而生动的语句是方教授及其团队非常愿意与大家分享的。为了提高社会公众对心境障碍(抑郁症属于心境障碍的一种类别)的知晓率、就诊率和治疗率,方贻儒教授在精神医学界自主研发首个集情绪记录、筛查评估、治疗管理、长程随访、医患互动、科普宣传等功能于一体的APP—“心情温度计”。针对各种情绪问题所设计的一张张科学的自测问卷,帮助患者私密而有效地进行自主筛查,提醒自身关注抑郁焦虑情绪,并提供临床医生参考。

随后,方教授团队又相继推出“心境之窗上海精中”、“双相新视野”微信公众号,以精神卫生专业人士、患者以及关注精神心理健康的大众为目标群体,普及精神卫生专业,尤其是心境障碍领域相关知识,传递国内外科学研究最新进展,深度剖析社会热点话题背后的精神心理因素,为患者提供治疗及康复过程中的专业指导及心理支持,帮助他们更深入地了解疾病,调控自身情绪,提高生活质量。

合理诊治是关键

有一首诗这样描述抑郁症患者,桌上有一杯水,我好渴,但却伸不出手,别人以为我懒,我有意志,也有力气,但我病了。这是一种意志控制不了力气的病,因此我整个生命失去了活力。

很多人常常容易将忧郁和抑郁症相混淆。忧郁是常见的情绪症状,抑郁症包含了忧郁,但绝不只是忧郁,相比于单纯的“心情不好”,它是一种非常严重的精神障碍。它包含的不仅仅是绝望、沮丧、悲伤,还有丧失兴趣、疲倦,焦虑,厌食或暴食、失眠或嗜睡等表现。抑郁症可以有效治疗,病情完全可控。而最好的控制方法不是意志、勇气,而是及早接受抗抑郁药物系统治疗。

  不仅普通人对抑郁症知之甚少,作为一种病因机制复杂的精神疾病,精神医学家、神经科学家和心理学家在其病理根源问题上几乎争吵了几个世纪,却仍无一致答案。但是近年来,在全球抑郁症专家的不懈努力下还是收获了一些规律。“就好比电灯要点亮,除了电力、电灯本身没问题以外,电流经过的电路也要完好无损”方教授这样描述抑郁症的发生机理,“有时候抑郁症的发生,有可能是‘电路’出了问题导致电流短路或断路,我们从‘电路’入手,寻找出其中可能出错的一些规律,使电流在‘电路’上正确流动,以便让电灯重新点亮”。

在抑郁症的药物治疗方面,全球研究进展飞速。抗抑郁药物的种类越来越多,药效越来越清晰有效,安全性越来越高。要获得抑郁症的治愈,如文章开头所述那样,去看一场秀、睡一觉或者安排一场旅行是不行的,必须接受科学正规的诊断和治疗才是正确选择。央视主播崔永元是“著名”的抑郁症患者,他经历了抑郁症带给他的失眠、痛苦和折磨,求助了无数的办法,最终在专业医生的帮助下走出了抑郁症。他在他的自传体作品《不过如此》中这样总结这段患病经历:我就想告诉大家,确实有这样一种病(抑郁症),希望大家能知道,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得了这种病,希望你不要歧视他,然后鼓励他去看医生,医生可以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

方教授告诉我们,女性、职业人群(如白领)和老年人群是抑郁症的相对高发群体。这和很多因素密切相关,比如多变不控的内分泌、与日俱增的工作压力、每况愈下的健康状态等等。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强,遭遇到的生活压力和刺激性事件应激增加。然而方教授解释,环境因素并不是决定性的必然因素,就好比吹倒房子的一阵台风,没有台风,也许房子不会倒;然而房子本身的结构出了问题才应是倒塌的关键原因。

从临床特征看,抑郁症又有形形色色各种分类,各有各的表现和相关病程演变,个体化治疗是方教授团队的一个工作重点和特色。根据不同临床特征进行分类,针对具有相似特征的患者,从而制定“专属”治疗方案。

多中心的探索

有数据显示,抑郁症患者只有不到10%得到专业的救助和治疗;同时,还有相当多的患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患有抑郁症,更没有进行过诊断与治疗。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联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六人民医院、新华医院心理科和第三人民医院神经心理科等单位建立上海交通大学心境障碍诊治中心。立足心境障碍临床服务和科学研究,以推动建立抑郁障碍,双相障碍规范化临床路径,开展特色化临床诊治模式,探索疾病特征。

方教授及其团队在国内率先建立了心境障碍科,开创精神医学科亚专科化发展道路,锻造了国内领先的精神卫生与精神病学亚专科和特色品牌。成立了旨在促进心境障碍患者全面康复的“心镜之家”,完整形成了“门诊-住院-康复”一体化的临床服务体系。方教授说,希望这一系列工作能为抑郁症患者制定一个准确的就诊流向,而不是患病后只能靠求神拜佛或者道听途说去寻找救治机会。上海市精神疾病临床医学中心的建设将为患者提供针对性更强的专病服务体系;一个更好、更近、更准确的就医路径。区别于综合医院精神科,临床医学中心打造的是术业有专攻的就医模式,更加精细化的精神疾病分类、甚至是专病(如抑郁症)的分型,无疑让患者匹配以造诣深、最合适的专家,以及最恰当、针对性良好的治疗策略。

除了为患者打造更便利、径直的就医环境,临床医学中心、专病诊治中心也旨在联合各家单位的优势特长,通过多中心联合的方式,定期举行学术交流,知晓新进展、拓展新知识、提升新技术。方教授说,一个疾病的临床诊治体系探索,靠某个人的一手一脚也许力量有限,零打碎敲无法整合;但是多个单位联合起来,优化方案并形成共识,就有可能、有能力进行更有力度的医学服务。

困难的路本不该独自前行,抑郁,尤其如此。患者最需要的是针对他自己的专业治疗。愿我们及时准确测量心情的温度,让世界少一些遗憾!(吴颖)

 

张婷上海市儿童医院消化感染科主任
张婷,上海市儿童医院消化感染科主任,主任医师,博士,硕士生导师,留美博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