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上海医药网!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首页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每日信息 > 行业动态
钟南山:医改根本没触及核心 我也不赞成中西医结合
发布时间:2014-11-14
分享到:

抗击“非典”英雄、公民“良心”、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人大代表……这些光环聚集在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的身上。因为敢讲真话,这位年近八旬的医学专家无论走到哪里,不仅能引来大批粉丝求合影,其言论也总能在媒体和公众当中引起轩然大波。

11月11日,钟南山现身北京,出席了中日友好医院为庆祝建院三十周年举办的“而立论坛”。西装革履的钟南山尽管没有像70岁那年时敢于在报告会上秀出肌肉,但轻快得一路小跑上下主席台,仍然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位古稀老人。在完成了《呼吸学科的建设与发展》主题演讲之后,钟南山接受了健康界和医生们的访谈。面对医改、中医药发展、医生尊严等敏感问题,一向心直口快的钟南山这次也没有任何回避,不仅侃侃而谈,还不时抖出几个“包袱”,让台下接连不断地爆发出掌声和笑声。

关键词:医改

“医改至今没有触及到公立医院的核心”

今年年初,钟南山曾在一个公开场合表示,4年医改进展不大。因为衡量医改的成效标准有三个:一是看病贵看病难是否得到解决;二是医患关系如何;三是医护人员积极性是否有所提高。从这些实际情况上看,医改没什么进展,在个别方面还有些恶化。对此,钟南山进行了解释。“我不觉得医改触及到了公立医院最核心的地方,试想公立医院的院长每到月初都要梳理一下医院这个月的收入是多少、能不能养活医护人员,这说明了公立医院改革还做得很不够。”钟南山说。

“从全世界平均水平来看,我们国家对医疗卫生投入占GDP的比重是非常低的,而每家公立医院又在国家投入不足的情况下需要看很多病人,医院的钱怎么可能够用?这样的话‘医’、‘药’怎么分家?这个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很多问题都无从谈起。”钟南山说,医疗是民生事业中极为重要的环节,有些国家很穷,但是百姓却非常拥护政府,为什么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医疗和教育免费。(台下一片掌声)

关键词:中药

“我不赞成中西医结合的说法”

从中药是否科学的争论,到“诊脉验孕”约战,似乎传统医学从存在那天开始,在我国就从未像如今这样承受着如此之多的质疑。作为医学权威,目前正在筹备明年两岸四地中医交流会的钟南山表达了力挺中医的态度。他并不认为现在是中医最坏的时代,从SARS到H7N9,这十几年来,自己从中医药的治疗效果中得到很多启发。“中医药如何正确发展,并不是单纯争论中医药是否科学,而是要让中医借鉴西医,走现代化的道路。”钟南山说,自己非常不赞成“中西医结合”的说法,因为中西医都拥有自身的特色,目前最该做的是“中西医并进”以及“中西医互补”,尤其是一些大型综合医院,要把中医做强。

关键词:医生尊严

“中国医生的工会太弱,不懂得发出自己的声音”

每当遇到医护人员被打,我们总是很难看到医院和医生工会站出来力挺医生。钟南山认为,中国的医生工会相比国外显得非常弱,声音很小,医闹出现时,除了医师协会发出了一些声音之外,我们医生自己的工会所发出的声音非常小,似乎只知道委屈,不懂得声张,这是不对的。“大家可以看到,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医务人员的声音连国会都会非常尊重,一些政策的制定也要尊重医生的意见,在这一点上,中国还需要努力。

钟南山同时提到了双休日门诊问题。他说,自己所在的医院没有强制的双休日门诊,医生们工作靠的是责任心,也就是需要完成一个任务的时候,医生会主动加班。现在北京很多医院实行双休日门诊,这个在广东很少见。

关键词:“红包协议”

“这个协议我不签”

“我不认为医患签署所谓‘红包协议’是好的,我自己就没签,因为我学医的时候已经宣过誓,而让医生签‘拒收红包协议’,会让公众认为医生是一个普遍收红包的群体,所以我不认可这个协议。”钟南山说。(掌声~)

关键词:身体

“我会边在跑步机上运动边看电视”

钟南山已经快80岁,虽然喜爱打球,但是已经很久没打球了,因为在此前一场跟研究生比赛中,头被撞缝了四针,自此就再也不敢打球了。但是他说自己十分喜欢运动,年轻的时候爱运动,因为这个还留级一年(笑)。“我希望大家每天能花些时间做运动,哪怕是坐地铁,也可以提前一站下车走回家。“我家很小,这几年孩子出去以后,我就在孩子的那个小房间里放了一个跑步机,边看电视边跑步,做些简单的活动,为的是始终保持着活力。50多年前,北医的一位院长曾经说过,你们每天的运动就像往银行里存钱一样,等你见马克思的时候,马克思会说,你还有些利息要还给你,所以你还能再活个10年20年的。我现在就是拿利息的时候。”钟南山说。

关键词:谣言

“‘钟南山语录’四起让我非常痛苦”

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网上开始流行起“钟南山语录”。无论是“钟南山说转基因致癌”,还是“钟南山力推六大养生方案”,只要沾上他的名字,就会立刻在社交网上风传,这着实让钟南山痛苦不堪。“我曾经收到过老战友寄给我的广告,上面说钟南山通过某种方式手到病除,我看了以后哭笑不得,最后我只能写信给那家刊登广告的传媒机构,表示根本没有说过有这样的治疗方式。”钟南山说,很多在网上风传的内容根本不是他讲的,因此自己现在只能通过中国工程院去进行声明。

“现在除了各种养生广告打着我的旗号在推广自己外,还有一件事传播得比较广泛,就是‘钟南山痛批邓小平让少数人富起来理论’,可我哪儿有这么大的本事啊,我只说过‘小平同志曾经讲过两句话——让少数人先富起来、以及让全体老百姓都富起来,但是我们目前对后面的一句重视不够’,结果现在就变成了痛批了。”钟南山苦笑着说。